不知是受什么影响。我总觉得想是在世间留下点什么。可能大约是小学3年级时候开始思索的人生的意义。也可能是一些其他的别的。

高晓松曾经说过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我国有很多出名的书法家。但是却很少有出名的音乐家。不止是本代如此,历朝历代历来如此,就好像是一个民族性一样。 非要说理由的话很多吧。 高晓松接着还说过另一个有趣的现象。一首流传度高的中文歌曲,往往都是歌词也十分优秀的。 想来确实是如此。 如果歌词没有内涵,往往会被批判的很厉害。 也没准就真的是什么民族性。或者准确点说,是一种文化。

我喜欢历史。从小就喜欢。我想应该不是喜欢什么枯燥的文字,从文字当中找寻着什么。 我喜欢的是故事。我喜欢听故事,如果可能,我也喜欢讲故事。 同样的,记录历史的,永远是文字。当然文字之前还有壁画。不过很可惜壁画的内容基本只能靠猜。 我喜欢写日记。 我也喜欢记录下真实的一切。 不过其实我,并不喜欢电子制品。那里面的数据太容易丢失了。 留不了很久的。

远的不说,硬盘中的数据能不能留个10年以上,都不好说。 那理论上都已经超出了硬盘设计初衷的使用寿命,不是麽。 刨除自己的硬盘,网络上的所谓云硬盘也是一样。 当年的百度空间。在当年还是百度粉的我,以为百度空间永远都不会倒。 谁知道,这东西也都是说没就没。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什么都没有经历过。

我曾经以为,音乐只是听个响。留不下太久的记忆。 但是我渐渐的发现,文字其实不也是一样么。 幼稚的是我,而不是渴望音乐不朽的音乐人。

没什么可以不朽。谁都懂的道理。如果想要留得时间长一点。其实,未必是要在乎保存的媒介,而更应该注意的是保存的方法。 既然我有着想留下点什么的执念,那如果想要达成的话就也要做相应的准备才行,而不是纠结于,保存的媒介,这种肤浅的事情。 这点安全学里面已经讲的很清楚了,分担风险,就要留底牌。简单来说,呵呵,比如码字,那就要硬盘留一份,usb留一份,云端留一份,笑笑。 虽然麻烦,但是可行。


creativ common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