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玩吃鸡。结果竟然有个1.9GB的更新。 很偶然的随意看了一眼pubg的更新日志。

PlayerUnknown’s Battlegrounds adds weapon skins, is “considering” region-locked servers

Region-locked servers are a long-requested feature, with proponents frequently citing anti-cheat company BattleEye’s claims that “the vast majority” of PUBG cheaters are from China.

你说不太清楚是什么感觉。 我回国在即,也就是说,如果锁区,我也会和国内的玩家在一起玩,而没办法和海外的一起玩。

有外挂的游戏体验很差。非常差。

我的心情很复杂。
一是我非常厌恶和外挂一起玩,我为外挂感到愤怒,
二是我却也为外挂出在中国而自卑。

这造成什么现象呢。
就是一方面需要认清自己的国家确确实实产出了99%的外挂。
另一方面,如果锁区,那么就要忍受自己和99%的外挂被锁到一个区内玩的事实。
(ps:全球玩家3000万,大陆玩家1000万多。)

一方面需要忍受不是自己过错造成的过失的指责和歧视,
另一方面更需要忍受不是自己过错,但是异常糟糕的游戏体验。

我有一个朋友,尽管有别的朋友提醒,我还是跟他玩了2局。 很不意外,虽然他的游戏整体意识很有问题,找掩体,隐藏自身,或者别的什么都并不是很好。 我通过一个多小时的仔细研读录像,我清楚的认识到他跟我的两局都是用的外挂。 尽管我根本就不想承认这一点。

我欣赏叛骨精神。 我也认可一定程度的反抗。 不过反抗只存在于这种situation的时候。应该去怎么想呢。

我发现我建立独立网站真的很正确。因为怕是围城之内,已尽皆王土了。 我就在这里说一说,大话。

因为这种,并非自己过错而承担整体后果的事情非常多。
一大例子就是,很多人要求霓虹人去道歉。但是有的人说,事情又不是我做的,为什么我从出生起就要背负这种忏悔? 还有很多种这样的例子。比如某县。人们并不能选择自己出生的国家。但是为什么某些胖胖做的事情需要其他人去承担后果,去承担这种鄙视和歧视。
这两件事,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
很多人会悲天由命。一个人能做的事情太少了。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了。 我看到视频里的DB人在下跪,我看到视频里的GD大妈和大爷在众前欢快的自由打滚。 事情是不是会真的像贾某某说的一样,会真的变得覆水难收?

我觉得中国需要一些非常彪悍的个性的人,彪悍到可以独立的与这个时代共舞,参与到里面,改变它,影响它。
而不是穿上盔甲,说我是独立的,眼睁睁看着所有的事情覆水难收。

贾樟柯访谈:贫穷改变了中国人的心理面目

2009 年 04 月 14 日 由 CND《华夏文摘》编辑


creativ common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