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nem的新专辑和Recovery一样,我不喜欢。没有旋律,丢掉了他一直以来的说唱念词中的独特旋律。
就像是在念经。没错。就像是在念经。

今天面试一家公司。末了,那人问我以后的打算。其实就是职业规划,career path。
我有点懵。面的是一家创业公司,所以我真的没想过他们会问这种问题。
程序员一条路做到黑么?或者,明确点说,前端做到黑?后端做到黑?还是怎样的来回?

想起来如果还是在岛国,这个问题就要简单的多了。有提供技术职位路线的公司就说走技术的specialist,没有的话自然是转管理。
不过他们一般也不会问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大家心里都清楚。所以问的倒都是些为什么选我们公司,你看上我们公司哪一点了云云。
即便是外包,这个问题也会简单的多,所谓的程序·技术线,不过就是这样:
测试 -> 详细设计之下的编程 -> 详细设计+编程 -> 基本设计 -> 要项定义(与客户接待)

像一个基本的计算机本的大学僧,像我这种瓜皮,论等级竟然已经和所谓的4-6年经验的类似了,也足以做些所谓的详细设计+编程…
也遇到一大叔说什么从未见过我这种的刚毕业就可以立马上手工作的人…
我猜他可能是在夸我。不过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如果是在国内的话呢?
我的心里是没有答案的。
我是希望能赚点够用的钱。然后似乎就这么的过一辈子。
有点像火影里面的鹿丸。不过好像也真的就是这样。

从前在岛国的时候,觉得命运就像一把枷锁。明晃晃的套在脖子上。我就什么也不敢动了。
等到回到了这边,世界是变大了的,也变得危险了。枷锁仍在,摸来摸去,更像是套在了脚腕上。
我需要钱,也需要饭碗。
除此之外呢?我猜我应该更是一个享乐主义者吧。
应该是这样了。
我希望能有更多的自由。
我希望能用金钱买自由。
我希望能双手捧到足够多的金钱。也能捧到足够多的自由。
仅此而已了。


creativ common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