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来说美好的事情分为两种。
虚幻的和真实的。
在两个国度之间摇摆不定。
让我一直找不到所谓的真实的感觉。
我的回忆中许多东西都是梦。有摇摆的轻轻的梦,也有着撕裂的不可言说的梦魇。

今天罕见的做了一个梦中的梦。我有长期记录梦的习惯。即便是记录这么久,梦中的梦也是很罕见的。
梦本身也是一种幻觉。可能是我在岛国,始终满足不了自己的一些被渴望的需求。所以才始终会觉得这里的日子都是一场梦。
亦或者是一切的日子带来的文化冲击种种,让我的精神所崩坏。才让我总有种虚幻飘渺的感觉。
亦或是,因为不能牢牢的抓住,不能保持着联络,不能确信这是一段段真实的感情。感觉自己是被抛弃的,感觉自己不能够被记住。
所有的这一切。都成就了梦。

当然,今天的这个梦中之梦。是一个特殊的梦。

我的第一层梦,就是那个普通的梦。是一个魔幻的世界。一个,有些蒸汽朋克,却没有魔法的世界。像是在未来的暗黑赛博朋克2077里面。 和一些故人一起。他们对我开着玩笑,有些下流,有些无趣。却是我曾经的生活。
我在这个梦中,做了一个梦。
我还蛮清楚这个梦是一个梦的,因为这个梦太破败了,太玄幻了,不可能是我的现实。 在这个梦中做的梦很快醒了。我又做了第二个。我有点沉浸在其中,好像有点恢复不过来,认识不到这个第一层的梦是一个梦。

梦中的梦,叫他第二层的梦吧。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假想和回忆。
我在想着某一刻如果我没有离开。一切会是什么样子。
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我笑着安慰自己。就算在了也不能改变什么。那人也不会一起走到永远。寂寞的还归是寂寞,而且有可能是丧失了一切的寂寞。
因为除了她,我可能就会一无所有。
我这样的安慰自己。想起了和她的真正关系走进的那次,她那幽怨的眼神。
我意识到我和她绝不是第一次相见。我之前也和她认识过。
记忆的线早就已经模糊。我却满是不甘和不弃。
我在原着自己的逻辑。

第二层梦醒了。我摸着手机,想把第二层梦的2个梦都记录下来。我打开手机,却怎么都扫不开语音记录功能。
梦这个东西,不能瞬间说出来记下来,就会瞬间忘却。我想起来我好像忘记了去设定语音记录功能。
我绝望的怒吼。
第一个梦我已经忘记了。
然后我望着窗外的黑色。
我从这个第一层梦中也醒了过来。

按照盗梦空间这个电影的逻辑。似乎是层数越多越接近潜意识。
不过我却觉得,梦中梦就像virtual machine一样。说不清是不是潜意识的。
不过这个梦,应该是今天在ins,我关注了一个隐密帐户的妹子,妹子也回fo了我的而引起的吧。

我还是迷恋着那个虚幻的、渺茫的那几年。
一遍一遍的做着梦。
想要回到从前。
像小说《晃荡》结尾中的海。
其实这个梦虽然温馨,我却知道是我的梦魇。


creativ common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