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久没有如此的开心,
太久没有如此的心静,
太久没有如此的安逸。

晚上和老妈通了电话。心里也是舒舒坦坦的。前途不算是光明,却也是至少有着烛火。照亮着我。

早上睡了个回笼觉,险些迟到。
连续做了二个梦。

第一个是我们的小团伙的。还是那几个熟悉的面孔,记不清面容的脸庞。
我们的小团伙,组织大家去旅游。停驻在旅馆,方才歇脚的功夫,我们几人在众人的房间中穿行,检查大家的安所。活像高中时候的我,肩膀上挂着生活委员的标示的样子。自由,是的。自由,呼之欲出。
对了,生活委员,在外校一般叫做“风纪委员”。

第二个是和龙兄的故事。在我奶家的小平房中,和他,还有一个人,不知道是谁,在一起玩扑克。
有趣吧。我和龙兄既没有一起打过扑克,我俩也没有一起来到过我的家。 不过就像《巫师3》中的白狼杰洛特的梦一样,在Yennefer从未待过的房间里,白狼和Yennefer道别。
我俩顺势来到了院子里。玩起了好像是斗鸡的游戏。这也很有趣。我上高中以后,就很少和别人有什么肢体接触了。更别提这种以肢体接触为主的游戏了。

(PS:在我的高中因为没人鸟风纪委员,所以后来自己改名字叫生活委员了….)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4.0 International (CC BY-NC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