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点事回到了岛国。
我回到了高中时候住的地方。
我发现,我惊讶的发现,我对于这里的一切一切,竟然还是那么的熟悉。
因为我在这里也只是待了2年。
我工作之后待过1年多的地方,都没能给我如此深刻的印象。

我知道,这应该是感情的力量。

站前的书店倒闭了。
嗯,也是该倒闭了。
我还在的那几年,那书店常常就只有我在那里闲逛。
都没人来的。
乡村书店。我还在的时候那个书店就已经摇摇欲坠。

卖各种杂货和小衣服的小店也关业大吉了。
也是,那个小店….也不知道店主到底是怎么样的sense,除了东西便宜一些,都是一些铺地板颜色的衣服,和抹布颜色的呢子。
这种店,不倒闭,没有…
咦,不过神奇的是,另一家基本上同样款式的店仍旧健在,透过橱窗看看里面的价格,隐隐让我感到几丝肉痛。
我不禁恶意的猜想,这家店只是因为和学校做校服的有合作,所以才活得这么滋润吧!
不过这应该也只是我那充满了恶意的猜想。

我找了家咖喱店去吃。
咖喱这东西倒是不管是乡村还是城市,都是老老实实的一个价格。
里面满满两桌坐满了8-9个高中生。其中还有几个光头。一看就是棒球部的小伙子们。
小伙子们脸上的颜色铁青,谁也不说话,竟然一切是静悄悄的。
远远的我都感到了几分不适。这种感觉我只在一些乡村的小混混身上感觉到,这几位又是怎么回事呢。

咖喱店外是一篇田野。
铁管子围成的栏杆外,是一片田野,在夜色中随风摇曳。
突然发觉我在梦中见过这场景。
当时还在思索这到底是哪里。
原来就在这啊。
我在田野边的路上骑自行车。
不过和真实的那个我不同,梦中的那个我和同伴一起在骑。
我们追逐着鬼怪呢还是什么的。
发光发亮的奇怪的那种东西。

梦,终究是梦。
我看着远处的高楼发呆。
曾经我的梦想竟然就是和普通的岛国人一样住进这样的楼里。
几丝苦笑。
我现在的梦想竟然是买一个独立的大房子,显然是更加艰难的梦想。
穷怕了。
岛国的日子里,我对钱的追求简直疯狂。
少一分钱都不干。
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虽然我是商人。
我仍旧讨厌这样的自己。
我喜欢有感情的在一个地方久居。
看起来喜欢讨厌一个地方并不是因为这里的舒适与否。
而是自己的感情深与否。
这对我是一个忧伤之地。
我很难对一切说出一个“不”字。
我怕放弃了,就无法再回头。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4.0 International (CC BY-NC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