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点事情回到了岛国。
一时兴起,觉得在岛国怎么能错过了卡拉OK。
自己跑去一个人唱了快2个小时的卡拉ok。
从《大风吹》《至上の人生》《閃光少女》一路唱到东大生的著名曲子《劇場の支配人》,
从Arctic Monkeys的《Crying Lighting》《Teddy Picker》唱到了王菲的《梦中人》《匆匆那年》《爱不可及》。
赞叹林夕歌词的传奇美妙,和王菲的那让我如痴如醉的声音。
我唱的有些浑身发热。
然后我点选了徐若瑄写的那首《可爱女人》。
我高中时还没大量听歌的时候,听的一首周董的歌。
唱到一半,声音渐渐发抖,我有些唱不下去了。
坐在沙发上等着伴奏到底,结束。
一个人发着闷。

时光好像不只是回到了高中。
想起了刚入大学的时候的事。
有个很好看的前辈对我疯狂示意。
那时的我还很瘦。脸蛋也很光滑。
在社团的回来的巴士上,组织者把该玩的游戏都玩的差不多了。还有2-3个小时的路程,干脆开启了卡拉OK,把2个话筒来回传给大家。
前辈就坐在我的身边。
话筒传了有好久,后来到了前辈那里。
她连着点了好几首,全部是情歌。
我开始以为是麦霸,谁想到歌喉振聋发聩,我以为是话筒坏掉了放的是歌曲的原声,好一会才意识到,原来这就是前辈唱歌的声音。
我静静的听着她的歌唱。车一路的开。
空气还蛮闷的。我望着窗外,似乎有着别样的风景。

那个社团后来我没入。
说实话,钱不算多,岛国的中产阶级的孩子都玩得起。
可惜我不是。那之后不久我就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涯。

开始大家并不知道我在需要决定的那一天,把入团申请退掉了。
我只跟了团长有讲。团长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也就没再说什么。
没几天大家也就都跟着知道了。
我在一个中午遇到了前辈。
我想打个招呼。
我却发现事情好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还不太懂这意味着什么。
那天在电梯里就这样散了。

没有后续了。
我想应该是她明白,我们不会再有交集了。
甚至就连偶遇,见面都很困难的那种。
刚从高中毕业的我还不太明白。
我觉得似乎是我被放弃了。
我还是不太懂。

算了不去提了。其实都是些没有什么意义的事。
连果都没有的故事。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4.0 International (CC BY-NC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