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看到,聂俊的一个视频。是讲述游戏的开发团队的结构的。
里面有个很有趣的观点。就是

好的作家不一定是好的编剧。

(大意)原因在于,好的作家可以埋下一个包袱,然后整个文脉都淡淡无奇,故事也是像流水线一样的走。但是可以运用文笔来吸引住人,然后在最后,可以把包袱甩出来,这就是一个好的故事了。
但是,一个好的游戏编剧,必须要处处吸引到人,不然人就玩不下去游戏了。必须处处设点,也就是俗称的“无尿点”。

这个是聂俊的解释。

他解释了我很久的一个疑惑。
就是网文,和传统的长篇小说的不同。
或者说,为什么金庸一类的武侠小说和网文如此的像,而和传统的长篇小说如此的不同。
原因就在于,类似于金庸的武侠小说,也是延续了明末清朝一整个时期的小说的特点,脱立于评书,讲求的就是无尿点。

所以必须要一环扣一环,抓住人的眼球。让人一直能看下去。
连载小说往往也有类似的特点。
而传统的长篇,往往铺的线会非常的长,所以有时候读起来会枯燥。
就好像有人讲的,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也就是静下心来去读。

常读书的人,(比如我),长时间不读书之后,会产生一种空虚的感觉。
但是真正不常读书之后,再捡起来,却反而需要一个有些难以忍受的过程。(也是我)
我想,也许这就是需要静下心来的感觉。
我觉得我需要这种感觉,不然我真的是太容易迷失在寂寞的漩涡里面出不来了。

我喜欢读书的时候很喜欢也喜欢读书的人。
不过不那么常读书之后,就觉得读书不读书也都有些那么无所谓了。
也许喜欢读书的人,也只是一种本能的同性相吸而已吧。

有人说读书就是读自己,读书就是和写书的人一种跨越时空的交流,读书就是什么什么狗屁的。
好听的话真多。
就像“求知欲”似乎是一种写在DNA里面的一种欲望,
所以有的人会一直的找寻未知的东西,有的人天生就是当学者的料。
我想读书,本身也只是一种享受,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life style。
扯什么读书就高尚的好像要死……
也许获取知识是高尚的要死,也许擅于思辨是高尚的要死,不过读书只是一种方式。
就好像用手机打字,用电脑打字,用薄膜键盘打字,用机械键盘打字,
只是使用一种工具。
那么它本身也是有高低贵贱,贫富有别的么?
难道皇帝种地,就一定要用金锄头嘛?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4.0 International (CC BY-NC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