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看到papi酱的2018年末总结。里面的主题就是变老。
里面提到一个很有趣的点。
她自诩是一个深度网民, 但是00后,甚至90后谈论的许多的明星,她因为刷微博知道名字,就是都对不上脸。
尤其是近来听的歌,都是高中时代听的歌,甚至连大学都没有。
自己就好像是变得保守,就好像开始了抗拒和拒绝新的事物。

衰老。
不可避免。

诚然,papi酱也体会到了身体的衰老,也体会到了代谢的减慢。
诚然,papi酱事实上是要比年轻时候要好看,耐看的多。
(毕竟富贵养人)
这抵挡不了我们衰老的事实。

我体会到衰老,是很早的,一个瞬间的事情。
我在抑郁症的期间,就开始去写lofter,去记录自己的心境和心情。
我是一个敏感的人,我会敏锐的观察到自己心理的每一个变化,然后尽可能的把他们记录下来。
大学期间我几乎不间断的写。
可能是大二吧,也可能是大三的什么时候。
我突然意识到,我对许多事物的敏感度正在,突然的急速的丧失。就好像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急转弯。

写字,写文章。
是在写什么。
这一点也很有趣。
记得前阵子看一个新兴作家的文章大赛,评委都是观看匿名的文章,然后判定谁写得好。
里面的获奖感言里。
有许多作家说到。写作,往往是写自己。写作,是了解自己的,解剖自己的一条直径。

那之后。
我开始寻求某种刺激的生活。
不,准确的说并不能说是刺激。
是充实自己的生活。
做志愿者,组织集体活动。甚至是打一些新奇的工。

我在今天也在油管听一首又一首的崭新歌曲。
papi酱的现象在我身上并没有复现。
不代表我没有变老。
只不过我在走另一种形式。
我选择了另一条变老。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4.0 International (CC BY-NC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