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RoseであろうがLord Lossであろうが、にほんごには変わりがない。

2019/Feb/5th

  • 一个小目标

回到家发现了好多书。买了竟然没有读或者没有读完。
看来只好自己立一个小目标,在家的这几天把书读完。
毕竟不能所有的书都带回去。

2019/Feb/7th

  • 后勇

今天见了几位老友。
归来的时候很奇怪。
没有之前的开心的,心里感觉充实的满满的感觉。
回来的巴士上面我觉得有的难受。好像,有点像是寂寞的一种感觉。

能聊到一起的,聊许多许多的,还是会聊许多许多。
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分开了许久,不对,跟分开不分开也没什么关系。
就是发现每个人过的人生都不太一样了。
我还有联系的,是有着不同的圈子的。感觉就像是,好几个完全不一样生活的圈子的人,突然又聚到了一起。

是当面的对话。所以有许多想了许久的话也能讲了出来。
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让她好受一些。
还见了一个女生。
感觉可能以后很难很难见到了。
我想可能,心里始终不能平静,也是因为碰到了她吧。
突然就这么的想,也许现在的我需要的刺激是这种的刺激。
也许现在的我需要的是这样的心跳的感觉。
只有这样才更能平静,才更能静下心来去做事。
人毕竟不是一个静态的平衡,人是一个动态的平衡。
想要内心的安静,想要静静的读好书。
我想应该是需要一个,稍微的心跳和刺激。
才足够轮回。

感觉自己好像获得了那么多些许的勇气。
希望是如此吧。
悲而后勇,
是这个意思嘛?

2019/Feb/14th

  • 音乐

今天在家一直听jet的歌。
听了几个小时。之前听到了吐的旋律,今天听起来的依旧是带味。
像是什么《La Di Da》,《Seventeen》。一首接着一首。
人对音乐最敏感的事情几乎和高中时期完全重合。jet也是我高中时期最喜欢的数个乐队之一。
我也是在那个时期开始转型,不再听pop,而是从pop rock,转向新型的rock,比如arctic monkeys,jet的rock,还有日本的椎名林檎的rock。
在音乐最敏感的时期即将结束的阶段,听的许多的r&b还有纯粹的rap,比如eminem,还有jay-z。
我喜欢旋律。我喜欢律动。
受papi酱的2018年总结视频的影响,我听这些歌曲的时候,会想,自己是不是也变老了?
不听新歌,不接受新的事物,新的思想,就是变老。
虽然我进入大学之后,仍旧是在找各种各样的新歌来听,比如of monster and men的神秘风格,比如muse,比如草东,frande,晚年青年旅馆, 尤其是前年找到的一个叫做lana del rey的神奇的sad cord的人。
前年几乎一整年都在听rap,谢帝,ty,Lady Leshurr等等等等。
还有去年在YouTube追着听lofi,真的很舒服。不知道被墙住的大众们,是不是还在听明星公司制作的歌。
lofi这种remix文化的终极产物,全民remix的舒服音乐,真的是一种享受。
不过这些似乎并不能证明什么,笑笑。

该老的,还是会老去。

  • 精英教育

高中时候,是在一个超级文科的学校。文科到爆炸。
英语极强,强到什么程度,明明高中排名并没有那么靠前,但是英语成绩每隔几年就能全国第一,远远超越那些贵族学校。
教育方式也很变态。
我是在教育难度最高的一个班级。就是仅次于不用教英语的那个班级。
背书。
没错,每天背一个自然段,然后就是背书。背一整部小说。除非英语达到相当的级别,可以毫无隔阂的交流的程度才会终止。(这时就会升级到不用教英语的那个班级)
当时的我急切的想要学习理科。
那个学校的理科实在是糟糕,课时不够,基本全靠自学。呆了一年半多,我就转学了。
转到了新学校,老师惊异于我的英语。问之,我说我之前的学校,就是这么教的。老师惊讶的张了张嘴巴,什么都没有说。
离开了那个学校,这种疯狂式的学习方式,我一直都没有捡起来。
是在是缺乏动力。
好在,最近,捡了起来。每天早晨和晚上,花30分钟时间,模仿当年的样子,拿着差不多的书本,开始狂背单词。
希望有一天可以直接啃生肉。
这个年纪有些老了,有些晚了,不过我想,3年应该也是够了。
如果觉得现在晚了,就不继续去学习,而是放弃,那么3年,也依旧是什么都做不到。
最近很忙,在学习许许多多的东西。
希望自己可以更好。
每天过的充实,希望可以一直如此。

话说,因为有研究显示完全学习第二门语言,需要比母语者多40%的时间去学习,才能达到接近的学习程度。
所以,我高中时候,没能完全跟得上英文,我想,也是有道理的。这一点,可以原谅自己。
完美达成3门语言,我还不是那样的天才,如果3门语言全开,我应该是要需要比母语者多80%的时间才行。
这样想考好的大学,想必会更难吧。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4.0 International (CC BY-NC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