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Feb/26

我有个朋友叫酥,酥糖的酥。小学时候我们吵过架,争过东西,到了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她突然学上了我,常常捧着一本大大的厚厚的书去读。
我始终弄不太懂她,也弄不太懂她的心思。
她对着我认真的说,《飘》这本小说很好,我很推荐你这本书。
那之后,分道扬镳,我们小学毕业了。

她初一的时候就找了个男朋友,没多久就和男友私奔,离家出走。
一时传为轶闻。
小学毕业后一直没有联系。
前阵子回国偶然在大巴上遇到了她和她的男友。我静静的听着她男友和另一个朋友讲他们之后的故事。
私奔回来之后他们两个就被家长拆开了,男的被转学到了一个很偏远的地方。
不过现在他们两个依然在一起。
我来到魔都几个月后,在朋友圈有看到一些共同的朋友发了一些照片。
我仔细去辨识,原来这两个人已经结婚了。
新娘哭的不行。
我回想起大巴时候的情景,我没认出她来,听故事才知道是她。
没有勇气去识旧友。也许她也不想去识难道不是么。

想起了她的故事,想起来她推荐给我的《飘》。
突然觉得她的人生是不是就是《飘》里面的人生呢。
这本书我从未读过。
我应该好好读一读。
想起着她和她的故事。
在这个二十七八还被称为小孩子的年代,弥足珍贵。

2019/Apr/26 (上)

现在想来。还是小七早熟的很。
她似是早就知道我们就此会分开一般,早早的就记好了同学录。

而似我等,
在分开之后的多年再相见,
却也是未留下任何的印记。

2019/Apr/26 (下)

昼夜的生活让我感觉是在两个世界
两份的进度来来回回的交替
常常会停顿片刻去思索这是什么?这是为什么?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4.0 International (CC BY-NC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