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FB很长一段时间的个人简介都是加勒比海盗里面的杰克船长的话:

The only rules that really matter are these: what a man can do and what a man can’t do.
Jack Sparrow

完全不像是一个不着调船长讲出的话。

曾经看过这样的心理学调查文章,里面说激励一个女孩最好的方式就是告诉她,她是个优秀的人。 而激励和鼓舞男孩最好的方式就是告诉他,他是个男人。

男人的社会责任感在男权社会里面显得是一种和权力以及权利并肩而驰的一种东西,这种东西在历史上的铁达尼克号(泰坦尼克号)上也有提现, 体面的社会权贵们把生存的机会留给了妇女和儿童(而不是电影中表演的那样),自己选择了死亡。

且不论述这一切的是与否,在趋近于平权的社会,让我有种感觉,男性的特权被剥夺的同时,这种残酷的责任感也会被日益的减少被提及。 男人会被更多的作为人而看待,而不是其他的什么,敢死队亦或是其他。

火影忍者中有一种很有趣的男人的论调,很cool,很man。酷到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近在听YouTube上面remix的一些$UICIDEBOY$的歌曲,里面有一首Jiraya。讲自来也大叔的,火影里面我最爱的男人。
歌曲的开篇截取了动画中自来也大叔一句话,是临死前的赴别辞:

“それに幸せだってな、男が求めるもんじゃないよ。”

男人,就不应该是追求什么幸福的物种。 这就是自来也的人生观。

我始终觉得男人的所谓的特权和责任是紧密相连的,这似乎和三权分立、五权分立的社会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权利与责任是一把双刃剑。放弃了责任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放弃了权利。

我的这种观点在查看《第二性》的片段的时候,也得到了书中的论述的认可。

从近在身边的人和事来看,把责任和负担更多的推给哪一方,我的意思是社会意义上的“更基本的事”,譬如“生存”,譬如“供给”。 哪一方在更沉重的同时,亦获得了更大的自由和权力。

主动权在自己身上,和在对方身上,是截然不同的表现。

临近结尾。 我想用GANTS里面那位老先生对于男主的评价作为结尾。 (大意)

“与其在现实世界生活,这里的生活才更适合他,才更会让他发挥他的能力。他离开了这里,回去之后又能做什么呢。”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4.0 International (CC BY-NC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