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偶然吃了一份海底捞。百闻不如一见的海底捞。那个服务好到吐的海底捞。

服务与其说是好,不如说是过度服务。 水还没喝完就主动盛满,菜刚吃完就被撤下换掉。 过度热心的主动,还有过度粘情的“小哥哥”与“小姐姐”。

我想到的只有一点,就是这一切都是被充足设计的。

我请求不要叫我“小哥哥”,叫我“小老弟”。但是服务人员完完全全的把我无视掉了。 在这个刻意被设计的有些拥挤的地方, 虽然楼道中充斥的疑似的“高级”,门口的美甲店充斥了完美的“一条龙”服务。 但是我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这是一股正宗的【快餐店】的味道。

正如同超市会把所有的货物定期更换位置,来追求顾客寻找货物的时候多逛超市。 根据数据而言多逛超市就意味着多买东西。

快餐店有着同样的套路。

从肯德基麦当劳的“硬座椅”,到他们播放的音乐也拥有着固定的规律,无一不透露着一点–“快点吃完,好换下一个人”。

当然日本的快餐店里充斥着长时间滞在的人群——那纯粹是因为在日本的大街上已经没有可供人的落脚之处了。 日本的快餐店——拉面店里面,就充斥着更为露骨的风情。他们甚至连座位都不给。

海底捞很明显是同样的路数。 只不过他们更高级,因为他们要穿着”高级”的外衣。

干净的过道,热情的服务,无一不透露着让人以低价体验高档的感觉。 但是频繁的换水换菜,从头到尾不透露着“快节奏”。一切的过度服务都是有着意义的——他们并不是通过“硬座椅”来暗示快节奏,而是明晃晃的通过服务来达到更直接的快节奏。

更高的换座率,在利益被疯狂压低的时候就意味着更多的利益。

记得在日推上看到过有一个交往中国人男友的日本人。希望男友带她去海底捞,男友嫌弃不带她去,说那里不好吃。 她一副怨怨念的样子,埋怨明明人家到了中国一定都要吃名扬海外的海底捞。

这是我首次吃海底捞。 今天过后,我突然理解了那男人的心情。 我也绝不会带她去的。


creativ common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