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全文摘自我的日记。

领导力。

从前我向来不觉得领导力怎样,应当是我自幼起常年对于国内官场文化的嗤之以鼻。 在日本高中起接受的领导力教育我也不以为然。 即便是后来知晓这是和美国一样的精英教育的一环, 只有好的学校才会如此的教育、宣传, 心里也只是在想,“哦,培养社会精英而已。”

近来,对这个词又有了不一样的解释与体会。

有位要好的同事向我抱怨。 她下班回家后就要回家做饭。从买菜、切菜、下锅、翻炒,一条流程下来,人已然累垮。 想到今后几十年将俱是如此,不觉间浑身无力。

她的老公我也是有见过,吃过饭的。

我问我那同事,做菜,可以自己做。切菜等工序,为什么不叫你老公一起来做呢?
一旁的同事插嘴。我和老婆都是两人一起做的,很快,也不累。

那同事回说, 她不喜欢厨房有其他人,碍事。事必躬亲自为。

原来,她做菜时候,既无法命令人,也无法从命于人。 无论怎样,都没法扮演好协调者的角色。

在看google的招聘视频时,里面提到了google认为的领导力。

google认为,好的领导者,应该是缺乏领导者的时候,可以站出来领导团队,渡过难关。 而已经有好的团队的时候,可以理解团队的需要,作为团队的一员贡献。

google要求所有的员工都有这种领导力。

所以原来,领导力充斥着我们的生活。

果壳上曾经看过文章,探讨领导力应当如何培养。 上面写目前没有特别好的方法,不过有各种异样的人生经验被认为是有效的。

仔细想来,无非就是经历足够丰富,(也就是中文常说的阅历丰富),可以让人站在各种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换言之,就是利用了人的狩猎本能——共情的能力。

而共情能力的强弱,直接决定了领导力的强弱。


creativ common license